王思聪、何猷君看中的创梦天地赴港IPO,背靠腾讯好乘凉?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13 00:56

王思聪、何猷君看中的创梦天地赴港IPO,背靠腾讯好乘凉?

2018-06-12 22:46来源:国际金融报IPO/腾讯/游戏

原标题:王思聪、何猷君看中的创梦天地赴港IPO,背靠腾讯好乘凉?

搬好小板凳,带上爆米花,IPO日报给各位看官扒一扒两大“国民老公”王思聪、何猷君看中的……一家手游发行商创梦天地。曾经风靡一时的《地铁跑酷》、《神庙逃亡2》就是由它“承包”。

近日,创梦天地(全名:深圳市创梦天地科技有限公司)向联交所递交了招股书,这是创梦天地从美股私有化之后,再次对外披露IPO进程。

靠老游戏支撑

谈及火爆手游,既有网易的《阴阳师》,腾讯的《王者荣耀》,还有新近较火的“吃鸡”游戏《绝地求生》。与这些回合制或MOBA类型的游戏不同,创梦天地的“自耕地”主要集中在RPG、跑酷和益智消除几大类。

以2017年为例,创梦天地的各款游戏的创收比例分别为:RPG 48%、消除益智21.9%、休闲竞技15.7%、跑酷6%、其他8.4%。

创梦天地发行并经营第三方授权游戏,截至招股书发布,创梦天地共运营55款游戏。其中,创梦天地官方认可的火爆游戏共11款,10款来自授权,占比90.91%。

创梦天地的授权模式具体是如何操作的?

据招股书,创梦天地与第三方游戏开发商签订授权协议,游戏开发商授予创梦天地分销及运营游戏的权利。即将上市的13款游戏,8款来自授权,5款来自自研,自研的比例占38.45%。

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创梦天地代理(授权)的游戏业务,风险可控,相对的利润空间并不丰厚。而自研产品的话,创梦天地可以根据自身经营状况、相应的市场变动进行调节,但是自研产品周期长,研发风险大,有较大的失败风险。

据易帆千观发布的2018年4月手游APP排行榜,创梦天地旗下排名较前的APP有:《地铁跑酷》,第26名,月活约1068万;《梦幻花园》,第29名,月活约925万;《神庙逃亡2》,第56名,月活约510万。

从易观的数据来看,创梦天地的跑酷和消除益智两小类游戏在市场上比其RPG和休闲竞技更有竞争力。

创梦天地表现最好的跑酷类游戏,也就是《地铁跑酷》和《神庙逃亡2》这两大流量担当,已经处在上市的第五个年头,人气号召力是否能长盛不衰犹未可知。《地铁跑酷》仅排在26位,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跑酷游戏在如今激烈竞争环境中的尴尬地位;《梦幻花园》排名29位,同一类型的多款游戏均排名更高,《梦幻花园》的竞争力可能并非招股书宣称的那么强劲。

美股退市腾讯成二股东

与创梦天地关联交易频繁

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创梦天地的发家史。

2009年,深圳梦域成立,其主要从事手机游戏开发外包服务,与如今的主业并不完全一致。

2011年,深圳创梦天地,即如今的主要经营实体之一,正式成立,开始经营手游发行业务。

2014年,创梦天地于纳斯达克上市,并于2016年私有化退市。

谈及为何要选择退市,创梦天地董事长、CEO陈湘宇曾向媒体表示,创梦天地坚持回归创梦天地私有化的核心动力还是业务发展。当初选择在美国上市,是考虑到上市在人才、品牌、融资上带来的提升。现在的国内文化产业,对资质、审核、许可的管理越来越标准化和严格,外资背景会给网络出版、境外游戏审批带来障碍。

与创梦天地一同私有化回归的游戏企业还有巨人网络,后者已经成功在A股借壳上市,对于创梦天地而言,选择转战港股,又有怎样的战略布局呢?

在互联网商业分析师郝智伟看来,由于以往上市公司曾经出现过大肆收购游戏公司炒估值的情形,如今监管层对待游戏的态度很微妙,在国内上市,IPO排队时间不乐观,而选择在港股上市,不仅排队时间缩短,由于腾讯的示范效应,游戏企业在港股的估值情况也比较乐观,尤其是与美股相比。

来自Wind的数据一定程度上对上述观点予以了支持。据Wind,截至6月4日收盘日,在香港上市的“互联网及软件服务类”企业的加权平均市盈率(TTM)高达355.4677倍,腾讯控股(0700.HK)为 39.3426倍,同为腾讯系的阅文集团(0772.HK)市盈率更是破百,高达100.0019倍。

截至招股书发布,创始人陈湘宇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8.8%;第二大股东为Tencent Mobility Limited(腾讯的全资子公司),持股20.65%。

腾讯不仅是创梦天地的二股东,两者之间还发生了种类繁多的关联交易。

据招股书,依据好时光影游社协议应付腾讯的费用和腾讯旗下微众银行应付创梦天地的费用,这两部分关联交易获得了联交所的豁免。

除此之外,创梦天地与腾讯还发生了一系列未获豁免的交易。具体包括:

2015年-2017年(下称:报告期内),创梦天地应付腾讯服务框架协议费用132.5万元。2018年-2020年(下称:未来3年),预计应付780万元。

报告期内,创梦天地应付腾讯产品及服务采购框架协议费用1304.4万元,未来3年预计应付9519.2万元。

报告期内,创梦天地暂时未有与动漫及原著作改编有关的版权费,但其未来3年预计应付上述费用1.644亿元。

报告期内,腾讯应付创梦天地广告服务费1432.6万元,未来3年预计应付4600万元。

相应地,报告期内,创梦天地应付腾讯广告费服务费1568.8万元,未来3年预计应付约15.15亿元。

报告期内,创梦天地应付腾讯发行费及收益分成5749万元,未来3年预计应付1.04亿元。

报告期内,创梦天地应付腾讯许可费及收益分成4058.7万元,未来3年预计应付2.4亿元。

相应地,报告期内,腾讯无应付创梦天地许可费,但未来3年预计应付9.15亿元。

最后,报告期内,创梦天地无应付腾讯的游戏合作开发费用,未来3年预计应付4500万元。

综上所述,未获豁免的交易中,报告期内,创梦天地应付腾讯约1.28亿元,未来三年预计应付21.7亿元;报告期内,腾讯应付创梦天地1432.6万元,未来3年预计应付9.61亿元。

除了陈湘宇和腾讯之外,创梦天地的股东一部分来自管理层,另一部分则是机构投资者。其中,持有3.38%股权的普思资本,背后站着王思聪;持有1.11%股权的Vigo Global,“东家”是何鸿燊妻子梁安琪。因《最强大脑》而为公众熟知的梁安琪之子何猷君,还担任创梦天地的首席营销官。

布局线下面临挑战

在招股书中,创梦天地并不满足手游发行商的角色,创梦天地给自己的定位是数字娱乐平台。

2015年-2017年,创梦天地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5.67亿元、14.81亿元、17.64亿元,净利润分别约为7438.2万元、512.1万元、1.52亿元,对应的毛利率分别为37.6%、36.7%、40.2%,净利率为4.7%、0.3%、8.6%。

2015年-2017年,游戏收入占比为95.6%、89.2%、87.1%,逐年下降。

与此同时,在招股书中,创梦天地认为用户对数字娱乐的需求不能完全从在线得到满足。2017年9月,创梦天地打造了好时光影游社品牌,创梦天地将其定义为一个配备游戏及视频放映的私人包间等娱乐设施的线下数字娱乐胜地。创梦天地希望好时光影游社以创新方式提供在线及线下数字娱乐内容,以吸引和服务用户。

那么创梦天地的线下拓展能一帆风顺吗?

“这个问题要分开来看,网下布局有其独到的优势。第一,线下渠道成规模的企业还并不多,就我所知,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有JJ斗地主,不过其短时内并没有上市的打算;第二,背靠腾讯,借势腾讯的资源,相较对手更有优势;第三,创梦天地的产品,比如之前红极一时的《水果忍者》,比较偏向休闲竞技,适合这种线下互动的模式。若论缺点,线下模式需要企业投入较大的资金、人力等资源,对于轻资产的游戏公司是不小的挑战,线下推广产品,打薄了利润空间,需要主推的产品要有很高的毛利率来支撑。”张毅接着补充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